网站首页   校园新闻   学校概况   教育教研   教工园地   学生天地   请您留言   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申请链接
推荐文章

  • 此栏目下没有推荐文章
  • 热门点击
  • 此栏目下没有热点文章
  • 校庆征文学生优秀作文之蓓蕾初绽
    文章来源:工 会 点击数: 时间:2014-09-26

    【字体:

    “樟”显红色精神

    方佳艺

    我站在老家的村口,又望见那棵樟树,那棵“革命烈士纪念樟”。我听见它呼唤我儿时的乳名,于是迫不及待地奔往它的身边。我轻轻地拥抱它,把右耳贴在它的声带上,我听见它细微的话语……

    193610月,中共开婺休中心县委第四中心区委书记陈绍兴,中共苏庄横忠村支部书记邱油云,中共苏庄余村支部书记讨饭庭等人先后被捕。三人英勇就义后,国民党兵就残忍地将他们的头颅割下,悬挂在这棵大樟树上示众。

    我小心翼翼地合上双眼,跟着樟树的指引看到了那三位共产党员在敌人面前“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”,最终被利落地杀害了。国民党兵把他们的头颅吊在邻村的另一棵大樟树上,几天后,头颅又被55师带到了这里,悬挂示众。我看到那是被装在关小猪用的竹笼里的……人头,不在身上的人头,染上鲜血的红色人头,吊了三四天的人头。村民只能眼睁睁地干望着,谁也不敢强行夺下被国民党兵吊起的头颅,甚至连抗议的话都不敢大喊,可是大家心里都不好受。每个人都义愤填膺,却又心惊胆颤,毕竟是赤手空拳,哪敢抵刀枪子弹。只得任由敌人猖狂肆虐,再大的悲愤都不得不往心里塞。

    风吹干了血,雨打湿了肉,空气腐蚀了血肉,模糊不清的面目散发着恶臭。国民党兵终于不再管了,村民于是偷偷地把三位烈士的头颅拿下来,埋在村子的南边,可惜尸身却一直没有找到。

    虽然“死者长已矣”,但是他们的精神永垂不朽。他们从没有出现在教科书上,不是雷锋,不是焦裕禄,不是董存瑞……他们从没有出现在电视节目上,不是孟祥斌,不是沈浩,不是王伟……他们没有家喻户晓,只是被一处小地方的人们所记得。像这样默默奉献,而不为大众所知的共产党员数不胜数。他们渺小而不是太阳,但他们同样也是一颗颗闪烁的红星,也正是这不计其数的大大小小的红星汇聚在一起,才形成了太阳的光辉,才驱赶走了黑暗,照亮人民头顶的天空和脚下的大地。我想我平凡的笔写不了伟人的事迹,所以我只想轻轻地,低低地,浅唱一曲无名歌,去颂扬平凡的共产党员。他们巨大的平凡让我敬仰,而那些伟大的共产党员,我是无法叙述详尽的。

    樟树说,其实共产党不需要人民歌颂,她只希望她的孩子能好好地过日子。

    是啊,天下的母亲都爱自己的孩子,而作为她的孩子的我们,该怎样去爱她呢?

    樟树说,你若看见走向无底渊的人,记得劝他回来;你若看见站在悬崖边的人,记得叫他小心;你若看见陷入沼泽里的人,记得拉他一把……还有啊,若是你自己身处荆棘,那可别畏畏缩缩,记得披荆斩棘勇往直前闯出去,为自己开一朵荆棘里的花……樟树说,善待自己,也要善待别人。倘若人人都能为彼此着想,那么生活便充满了爱,这样的话,还有谁的心里没有对我们共同母亲的爱呢?

    啊!这古老的樟树经历了百年光阴,见证了党的历程,显示了红色精神,就让我一直贴耳倾听她的诉说,好让我永远把那一字一句都铭记于心!

     

     

    (注:此稿登于20117月《衢州文学》和2011621《今日开化》3版,获“中行杯”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征文活动优秀奖。)

     

    储蓄萤火虫的微光

    方佳艺

    晚饭后,天就黑成一片,附近的房屋泛起微弱的黄光。大姨要我们住下,母亲也觉得乡下夜里不好出门。但我答应了奶奶今天回去,是“今天”,不是“明天”,我说到做到。

    似乎有种不知名的力量推动着我,母亲所有的劝阻终究溃不成军。任凭身后怎样叫唤声,甚至进为骂喊声,我也全然不顾向前走。他们拗不过我,又不放心,只得跟上,我便停下等待。

    身子两旁是田地,看上去并不漆黑一片,地里的颜色深浅不一,却认不出什么作物——好在脚下的路还看得清。我打田畔小径踏过,再过一座石桥,便上了山边小路。路面坎坷不平,磕得脚底有点儿生疼。灯火愈加遥远,最后连光点也消失殆尽,我们远离了村子,融入一片漆黑,这一路都不会再出现路灯。

    虽已至七月,这儿的夜风却披着冷纱,和着些许窸窸窣窣的微音轻抚着耳膜。诡秘幽静的四周,我不禁心生胆怯,犹豫着脚步。左边一直是隔着田野的远山——我认得出那巍峨且连绵不断的黑影。但右手却突然触碰不到山的躯体,想是一方土地的开拓,未曾想到自己会喜出望外得差点喊出来。

    你想象得出么?自己淹没在无边无际踩得到底却似乎望不到底的黑海里,仅靠手机屏幕的光才不走出路外,周围没有人群没有汽车没有建筑……却有不计其数的绿光点在高高低低的黑暗处闪烁着。许是天上不谙世事的小天使跌跌撞撞一不小心摔了个大跟头,捧着的大钻石便趁机溜入人间,磕磕碰碰散落成零星的碎片,变作山脚田里的小眼睛,花草树木便看见了过往的行人。一瞬间,我仿佛坠入了虚假的梦境,可我并未入睡。那是天倒了过来,星星换了衣裳?我忍不住仰头望天,才发现今晚的夜空是璀璨的“星空”,仿佛巨大的黑色帷幕镶嵌着微小的明珠——宛如日漫少女眼角闪动的晶莹泪光,若隐若现若梦般飘渺。天上的星星没有掉下来。我一步一步地靠近微弱的绿光。有几次光的消失就像眼泪蒸发般,寻不出踪迹;有几次光的转移好像一缕阳光下的尘埃,浮在空气中,不经意间又飘走了……那不是微不足道的萤火虫,那是大自然的宠儿,那是夏季夜晚的精灵,那是地上的星星。在漆黑的空间里,大地和天空都融成一片星星的海洋。尽管我怎么向上跳也碰不到头顶的星星,但只要我走向四周的星星,相隔的距离就渐渐缩短,伸手便可握住——同我们追求目标一样。

    忽然想起前几日一朋友说她偶然在别人的指引下认出了北斗七星。我想,我此时此刻在黑暗中遇见萤火虫的微光,许是同她在夜空里找到北斗七星般的感动。那零零星星的微弱光源,洒在路两旁的漫山遍野,启示我前方的路还未到头。萤火虫的小灯笼,即使数以万计盏聚集在一起,阳光下也不引人注目,如同我们平凡时似乎无所谓其存在。可现在黑夜里,它们却指明了我该前往的方向,算是它们的生存价值之一吧。尽管有时候没有人注意到光的存在,它们也始终保留着这种能力,在别人需要的时候,毫不张扬地付出自己仅有的微光。

    我在星星们的陪伴下,距离奶奶家越来越近。我看见前方的光球,那是路灯,快到村子了。地上的星星却留在了身后的旷野,天上的星星依旧跟着我,却黯淡得没有之前那般惹眼,我知是路灯掠夺了它的自信。

    我颇感激动地给奶奶讲我的遇见,以为她会同我一样欣喜,不料只是一笑,“是好看呢。”我想,纵使大片大片的萤火虫出现在她眼前,怕也不感到意外——面对司空见惯的事自然无动于衷。但那萤火虫的微光却储蓄在了我的记忆库里,不单因为它是我执著后的收获,也不单因为它给了我别具一格的享受,更多是因为各种源于它的思考。那不会随时间流逝而耗尽,反而越存越多。我要带上我的存折,我要领悟更多,我要让我的储蓄积少成多,多到把我的未来照得无限光明。

    (注:荣获北京赛区“恒源祥文学之星”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(2011-2012)全国二等奖

     

     

    距离以一片海的宽度

     

    我站在暗海边

    水面上浮动团状灰雾

    渐渐现出你的模样

    空气中飘荡幻听般的声音

    仿佛从眼前唇齿间传出

    仿佛来自大海的远方

    那么近 那么远

     

    你在大海的另一头

    同我一样

    遇见氤氲迷雾

    隐匿嫣然音容

    听见微凉轻风

    切割虚无对白

    若隐若现若梦般抓不住

    究竟是否为“若”

     

    不过一片海

    广阔到望不见彼岸

    望不见真实的你

    望不见你

     

    于你

    必然和我一样

     

    2012.2.9

     

     

    如果这一切都是梦

    方佳艺

    夏季总是昼长夜短,于是凌晨三四点的时候,天就蒙蒙得透着些许光芒。

    最早望见太阳的是公鸡。或许在太阳升起之前,它们便有所感应了吧,要不然又怎么做好打鸣的准备呢?

    睡梦中的村民并不都是被鸡鸣声唤醒——或许是听到窗外的鸟儿在练嗓音,还有房屋距离河水不远的村民或许是被潺潺的流水声唤醒,床位靠窗的村民或许是被晨曦温柔地抚过双眸,于是安然地张开了双眼,迎接新的一天。无论大自然以怎样的方式唤醒沉睡的生灵,都是如同母亲般的充满慈爱,决不带一丝一毫嘈杂刺耳类似喇叭声的喧嚣。

    我坐在老屋门旁的小板凳上,手中端一碗用柴火烧大锅煮出来的粥——真正绿色种植的大米搭配着纯正天然的源自山头的泉水,再闷上好几个小时。这不是“稀饭”,这是糊糊的“粥”。我注意着来来往往的行人:有的丁壮右肩扛着一锄头,右手也随之搭在上面,左手还拿着些许其他东西;有的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样子,背着个带着浓重药水味的绿色塑料箱,怕是庄稼长虫了吧;有的少妇挽着一篮子的衣服或是其他需要清洗的东西,一些当妈的,背后还跟着自家的娃娃;还有的“顽皮鬼”三五成群,一大早就出来“疯野”,怕是只有老妈来喊吃饭,才会回家吧……他们彼此见面,都会热情地招呼问好,不外乎就是些说过不下万遍的家常话,但他们还是能聊得乐呵呵的。

    吃过早餐后,我独自一人走在铺满石块和沙粒的山路上。有的石块与石块之间的罅隙里摇摆着杂草的身子,它们或是站立,或是弯腰,或是平躺。山路的两旁长着一些七七八八的花花草草,绝大部分都是城市里所见不到的。山路的一边依傍着山,另一边紧挨着小溪,溪水很浅、很干净,低于路面很多。小溪有的地方卧着好几块大石头,有的地方却平得只有细沙,连一块大石头都没有。小溪的另一边是一块一块的田地,地里有勤劳的农民,以及各种各样的稻草人,还有其他的溪涧。整片田野的另一边是连绵不断的犹如屏障般的山群。倾听微风在树叶耳畔的呢喃,倾听鸟儿在田野头顶的欢唱,倾听蜜蜂在鲜花发梢的节奏,还有农民们时不时喊出的方言,嘹亮而铿锵有力,响彻整片田野,在山群之间回荡,回荡……所有的声音构成的画面,哪怕是盲人也能看得到。

    我拍下了此刻日光下我眼前所见之景,又画下了彼时夕阳下我耳边聆听之声。

    太阳送走了黄昏,夜晚迎来了月亮。放在郊外的鸭啊、牛啊、羊啊……早已回到自己的被窝里睡大觉了。

    作者:江成风 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打印此文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 浙江省开化中学 版权所有      校内电话查询  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地址:  浙江·衢州市开化县城关镇江东南路8号 | 电话:0570-6181500
    备案号:浙ICP备 12024324号 | 设计维护:浙江省开化中学 信息技术组
    Copyright http://www.khzx.net All Rights Reserved